请选择您所在国家或地区的语言!

 热线电话:13588888888

香港保释制度纵容暴徒让他们如英雄般又走回社会

本文摘要:他没有想要过自刚过去的周末,香港示威游行仍在展开,少数激进分子的暴力行为屡次创下上限,擅自冲进立法会,冲击中中国电信,污辱国旗区旗,对警员的激怒不道德也大大升级,甚至还声称要大罢工学潮商民等等。针对暴徒言行,特区政府和国务院港澳办等回应反感指责,期望香港尽快恢复法治及社会秩序,维持香港兴旺和平稳。观察者网就近期香港局势专访湘潭大学信用风险管理学院院长、香港太平绅士顾敏康教授,专访全文如下。

KPL押注网站

他没有想要过自刚过去的周末,香港示威游行仍在展开,少数激进分子的暴力行为屡次创下上限,擅自冲进立法会,冲击中中国电信,污辱国旗区旗,对警员的激怒不道德也大大升级,甚至还声称要大罢工学潮商民等等。针对暴徒言行,特区政府和国务院港澳办等回应反感指责,期望香港尽快恢复法治及社会秩序,维持香港兴旺和平稳。观察者网就近期香港局势专访湘潭大学信用风险管理学院院长、香港太平绅士顾敏康教授,专访全文如下。

观察者网:7月29日,国务院港澳办首次就香港局势开会记者会,会上提及“香港少数激进分子实行暴力行为”,这句话被外界理解是“定性”,您回应有何观点?顾敏康:的确,这可以解读为定性,用香港的法律术语,就是暴乱,归属于犯罪行为。观察者网:另外,英美等政府高官大大针对此事倾听或抱住介入,港澳办在记者会上也早已严厉批评,您有什么观点?事实上,像彭定康这些人总是声称英国政府仍有权限监督或介入香港事务,并以《中英联合声明》作为理由,您从法律专业人士的角度来看,这种众说纷纭到底合理吗?顾敏康:英美从台后回头到台前,干预香港事务,将暴力示威说成和平示威等等,这是证据确凿的事实。

英国一些政客常常利用中英联合声明反击中国。只不过,《中英联合声明》中有关英国的内容很少,对英国而言只有三个起到:一,是一份英国否认及表示同意将香港回归中国的证实文件;二,在1984年至1997年6月30日前之13年内英国可以之后管治香港;三,英国拒绝确切指出持有人英国海外公民护照的香港人无权在英国居住于,这个所谓的“护照”只是一个旅游文件而已。

声明中的确明确提出中国政府对港人权益的维护,但这是对港人的允诺,并通过《基本法》不予确保。如果这些权益受到侵害,可以根据《基本法》谋求行政或司法救济。与英国没关系。

香港市民在美领馆前抗议美国介入香港事务图片来自大公网观察者网:现在香港“反修事例”集会似乎已远超过法律问题的范畴了。游行示威沿袭八周,且暴力事件大大再次发生,集会主体和表达意见也再次发生了变化,您如何看来这段时期以来的发展趋势和转变?这次集会与几年前的“占到中”有何详?顾敏康:的确早已远超过法律问题。

赞成《通缉犯条例》修改只是一个很好的借口或导火线,这次骚乱与“占到中”性质完全相同,只不过这次打算更为周密,外国势力插手更为隐晦,回头到台前;暴徒更为可怕,暴力更为可怕。如何掌控局面、平息骚乱,急需港府的智慧和勇气。观察者网:8月3日集会时,有示威者拆下来国旗扔到海里,稍早前冲击中中国电信立法会、涂抹国徽区旗等,特区政府、中央政府都回应回应反感指责。

此后,又再次发生了几起羞辱国旗的事件。仍然以来大家很关心国旗法、国歌法在香港本地法律,现在这些法案进展如何?顾敏康:由于《国歌法》立法会二读排在《通缉犯条例》修改之后,目前形势下,要通过不悲观。8月4日凌晨,香港市民自发性照亮国旗。观察者网:8月3日,香港经常出现了公务员集会,示威者又声称要大罢工商民学潮,如果大量公务员大罢工或参予示威游行,否不会让各界对局势更为忧虑?顾敏康:是的,香港公务员中的确有不少“黄丝带”(录:“占到中”人士配戴黄丝带作为标志),关键是这22年的香港教育出有了问题,担搁了一代人,有一点只想反省。

公务员否有传达的权利和参予集会的权利?《基本法》第27条规定,香港居民拥有言论、新闻、出版发行的权利,结社、集会、遊行、示威的权利,的组织和参与工会、大罢工的权利和权利。公务员来自市民或公民,作为公民一分子,当然可以保有本人政治或宗教偏向、取态、信仰、立场,但在什么情况下可以享用公民言论、集会和遊行的政治权利,是一个有一点探究的最重要问题。公务员是一种类似职业,主要在政府机构工作,继续执行法定职务权限,其身份、薪酬与福利由法律确保。在香港,沦为公务员就必需遵从政治中立原则。

《公务员守则》第3.7条就明确规定政治中立拒绝:不论本身的政治信念为何,公务员必需对在任的行政长官及政府几乎忠心,并需竭尽所能地遵守职务。在遵守公职时不得不受本身的党派政治联系或党派政治信念所支配或影响。公务员不得以公职身份参予党派的政治活动,也不可以把公共资源用作党派政治目的,比如展开拉票活动或为政党筹款。

公务员同时兼具特区政府政策执行者、公共服务提供者、政府雇员及市民身份,因此秉承政治中立的大原则是十分必要的。这样可以使政府机器如常运作、受到大于的阻碍和冲击、维持公务员队伍的稳定性;还可避免造成公务员与政府、其他公务员及市民经常出现混淆不清的对立,让特区政府能依法、有效地管治香港。只不过,政治中立的核心内容就三点,首先,公务员必需效忠政府,效忠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其次,公务员在参予制订政策过程中可以真诚而明晰明确提出意见;第三,在政府做出要求后,不论个人立场如何,公务员不应全力支持,将要求付诸实践,且不该公开发表个人意见,如果有意见难以确定内部机制滋扰;公务员不应帮助主要官员说明政策,谋求立法会和市民大众的反对。

至于公务员上班后否可以参与集会和抗议政府有关政策,答案似乎是驳斥的,因为他们上班后,仍以“公务员”名义抗议政府有关政策。之前有人在网上拒绝大家扮演着公务员去找“友好关系”记者讲话,可以透漏职位但无法透漏全名,重点要称之为自己代表某个部门去指责政府。这无非是为了生产政府内部分化的假象。所以,也有人责问,这究竟是公务员集会还是其他示威者集会?如果以公务员名义集会,哪怕干下穿著,依然代表公务员,就违背政治中立原则,就应当受到有关纪律处分。

此前有一名公务员颜武周既然已获得批准后举办集会,警方就应当注册每一个参予公务员集会人士的资料,并交由政府有关部门第一时间其纪律处分事宜;情节严重可不予解雇。只不过,如果那些公务员知道想要集会抗议,又不违背政治中立原则,也不是没办法的,他们几乎可以辞任公务员职位,然后以公民个人身份发动集会抗议。

观察者网:您刚才提及香港教育问题,最近前特首董建华先生就回应通识教育的告终是让香港年轻人“出有问题”的主要原因。重返前后,香港教育界变动大吗,特别是在中小学?现状如何?顾敏康:港府应当新的检视通识课,重新启动国民教育课程。当然,反对派认同是不表示同意这种众说纷纭的,因为他们早已掌控了通识课,并让国民教育课被不了了之。

通识课分成六个单元,还包括个人成长、今日香港、现代中国、全球化、公共卫生、能源科技。但老师能否将时间平均分配到这些内容是个问题。教育工作者邓飞曾认为,考试时“今日香港”单元经常有很脆弱的政治问题,比如“七众多集会”、“立法会曾钰成”,而“现代中国”单元则题目很少,常常是无关痛痒的问题,这就造成老师上课时“轻香港重内地”,误解到“反国教”“占到中”,就不会给人一种印象,通识教育看起来在做到“街头运动”的政治培训。

而且,通识课没统一教科书,因为教育局不希望用于教科书。政府这样做到的原意或许是为了减少灵活性和切合时政,但必定不存在缺点,因为坊间教科书参差不齐,内容偏颇是必定的。再行再加有些教师为了便利,必要用于一些不当媒体的“一动新闻”教育学生,怎么会不出有问题呢?比如,有家长群爆出沙田地区某名校的小二常识课内容,拒绝小学生就这次集会报导绘画图像,有学生所画的俨然是金钟冲突中警方与示威者僵持的场景,令人不安。

校长和家长都指出,这个议题显然不合适作为小二常识科的教材,批评教师将个人政治观带回课堂。“今日香港”向学生灌输负面理念,估算“现代中国”的内容也好将近哪里,无非是滚一些负面内容讲给学生听得,学生对内地缺少客观了解,又如何对国家有好感呢?通识课被搞成这样,港府应当重新考虑规定统一教材,考试内容必需按统一教材来做到。

有资深通识课教师建议,教育局有适当就通识教材展开“审查”,还包括对特定议题展开重整,并就脆弱字眼展开明晰界定,以免被别有用心的老师利用,散播歪理。教育局还应该严苛抽验,考试内容否与通识教材吻合。教育效果如何,关键在于什么人教和教什么内容。教师客观中立,学生才能确实培育出有独立思考能力。

虽然无法告诉教教通识课的老师有多少反对“反中、反政府”,但从反对派掌控的教协可显现出端倪。教协是一个由香港的大学、中学、小学、幼稚园各级学校教师构成的工会,现有会员多达80000人。

这些教师如果立场偏颇,被迫令人担心学生被误导。香港回归22年,“人心重返”仍然是个问题,必需引发推崇。“一国两制”,必需再行有“一国”观念,才能实施“两制”;没“一国”观念的“两制”是变形的“两制”。

港府于2010年明确提出加设国民教育及德育课程为中小学必修课,但遭反对派极力阻扰,谴责国民教育是“政治洗脑”,结果无限期不了了之。中小学生被反对派“政治洗脑”,灌输更加多敌视、仇视内地的歪理。反省教育问题,要有更加忠诚的行动,特别是在是国民教育课,政府要理直气壮去做到,这是每个国家和地区都必需做到的事情。观察者网:您最近也在港媒体写出了很多文章,其中就反对派请求出有香港法律界人士发动“黑衣集会”回应批评,只有少数像陈弘毅教授等人士具体回应反暴力、反法治伤害不道德立场;对于频密的暴力对付,法律界的展现出或许过分绝望,这是什么原因?顾敏康:香港法律界经常出现这种现像并不怪异,主要是出于大多数人士的政治立场和法律刻薄,特别是在是大律师公会为了政治壮烈牺牲公义,大肆歪曲法律说明,离法律原则更加近。

观察者网:香港警员也是争议漩涡之一。之前有人批评港警为何在示威人群冲击立法会后撤走,也有人猜测港警在元朗事件中与黑社会指使,警方过度用于武力等,另一相反也有警员家属遭到人肉,市民发动“倒警员”活动,您对目前港警的执法人员力度有何观点?若集会再继续,港警的人力或士气否不会经常出现问题?顾敏康:骚乱策划者都告诉,骚乱顺利的关键首先是要抨击和污蔑警员,生产各种谣言,令其警员忍受相当大压力。

在我看来,港警人力尚能不是问题,而是士气问题,他们要面临“欺诈武力”的指控,但他们得到港府的强有力反对,他们没被许可提高武力等等,现在不能加班加点,身心疲乏。我们看见此前港澳办在声明中对港警的感激和反对,这对于提高香港警员士气很最重要。

被刺穿手指的梁警官图片来自文汇报观察者网:另一个问题是,香港警员执法人员与司法部门之间的协作或因应否较好?比如,警方拿走刺穿警员手指的暴徒,但法院迅速容许一万元假释等,虽然我们都告诉这是香港法治的经常性操作者,但类似于处理方式否也是无法对目前形势起着威吓起到的原因之一?顾敏康:无法说道警员执法人员与司法部门之间不存在协作关系,但香港的假释制度的确有商谈空间,因为假释在一定程度上“纵容”了暴徒,让他们如“英雄般”又回头返社会。在2016年初的旺角骚乱中,60多人逮捕,被控人数有40多人,但大都在过堂后准许假释。虽然有些人被拒绝禁足旺角,但人们实在不可思议的是:为什么这些人士逮捕后,又可以申请人假释而重回社会?有人举例欧美日的作法,指出被控暴乱罪而需要准许假释的情况十分少见,因为暴乱罪是一项十分相当严重的反社会暴力行为。

我坎过美国的涉及法律,例如“18U.S。Code§3142-Releaseordetentionofadefendantpendingtrial”,美国对轻罪犯否给与假释十分谨慎,是放到拘留项下考虑到的,而名列第一的就是暴力犯罪。根据《公安条例》(第245章)第19条之规定,暴乱罪的最低刑罚是十年监禁,在香港归属于相当严重罪行。

政府在这些被控人过堂时否明确提出拒绝接受假释催促呢?如果明确提出催促被法院驳回,那么法院又是根据什么理由表示同意假释的呢?这些问题皆并未看到答案,令人十分纳闷。这里必需认为的是,在香港取得假释早已沦为被控人或犯罪嫌疑人的一项权利,所以有学者称作“原则假释,拒绝接受值得注意”。当然,这表明出有香港对犯罪嫌疑人人身权利的最重要维护,但既然假释可以在特定条件下被拒绝接受,就解释假释作为权利并不是意味著的。

例如,《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第九条第三款就明确规定:“等候审判的人们被关押不应当是一般的规则,但是获释不应确保能参加审判……”这些条文都明晰告诉,在某些情况下,拒绝接受假释也是几乎可以解读的。而且,《香港刑事诉讼法条例》第9D条规定:法庭如实在有实质理由坚信被控人会有下列不道德,则需呈请被控人假释:(1)不按照法庭的登录归押;(2)在假释期间犯罪;或(3)阻碍证人或毁坏或阻碍司法公正。为此,法庭做出未予假释要求前还须要考虑到以下情况:(a)指罪行的性质及严重性,以及一旦定罪时,非常有可能处理被控人的方式;(b)被控人的不道德、态度及诚信;(c)被控人的背景、恋情、工作、职业、家庭环境、社会联繫及财务状况;(d)被控人的身体健康、身体和精神状况及年龄;(e)被控人以往任何准许假释的歷史;(f)被控人的品格、经歷及以往定罪(如有的话);(g)被控人犯被指罪行的证据的性质及分量;和(h)法庭实在有关联的任何其他事宜。

尽管法官在拒绝接受假释申请人时要考虑到的元素较为多,但罪行的性质及严重性应当是最重要的考虑到元素。暴乱罪归属于相当严重的反社会暴力行为,对社会有根本性的危害性,被控人有可能在假释期间之后犯罪。

所以,对这些人士的假释申请人不应十分慎重,我个人更加偏向于拒绝接受他们的假释申请人。只不过香港法庭在拒绝接受假释申请人时所用的理由也是五花八门,很难构成统一规则。

但从过往的案例来看,不少被拒绝接受假释的案件性质皆无法与此次暴乱罪比起。我荐几个例子,大家就可以明白了。比如2008年“艳照门”事件中有三人被检控,其中一名涉嫌程度最严重的嫌犯,只有他被裁判官拒绝接受假释申请人。

当时裁判法官指出案情相当严重,被告定罪无以被判被捕。这名嫌犯被服刑15天后获得撤消控方,当庭获释。据传这是某香港媒体在前一天报导他们较早前自行将数张照片递交不雅物品判裁处评级后,揭露这名嫌犯所公布的一张照片只科猥亵类别;律政司知悉评级结果后马上评估案情,最后律政司主动撤消控方。

2013年,警司黄冠豪处置酒牌申请人时行贿赠送,判处公职人员不道德不当罪正式成立,并被判有期徒刑一年。他罪的罪行是非暴力罪,法官都拒绝接受假释等候裁决。2014年,一名嫌疑人被管控有合适用于酗酒器具及藏毒两罪。当时的裁判官因为没给与原因而拒绝接受该嫌疑人的假释申请人,遭到高等法院暂委法官司徒冕严词抨击“明目张胆不当”。

但戏剧性的是,这名嫌犯在取得司徒冕批准后假释后,案件审结当天就弃健逃亡,直到2015年2月才抓获。如果报导精确的话,可见法官在要求否批准后假释方面有较小的主观政治性和差异性。如果连上面谈到的这些案件都可以拒绝接受假释的话,那相比之下,这些罪暴乱罪的嫌疑人或许更为不应当被假释。

换句话说,给与假释要求本身有可能收到一个错误资讯:这些人士的罪行并不相当严重,社会危害性并不大。事实上,后来就有报导称之为,36个被控暴乱罪的嫌犯全部取得假释的当晚及随后一晚,香港多处地方发生爆炸及大批车辆被蓄意放火烧毁。虽然目前没证据表明这些被假释人士与发生爆炸或纵火案有必要关联,但最少可以解释这36名嫌犯被假释,给那些蓄意生产发生爆炸和放火的人士以很大激励。

观察者网:提及这一点,大家都会探讨到香港外籍法官问题上,此前在“占到中”、旺角案审理中就有批评声,您作为法律界人士对外籍法官及法官本土化情况有什么观点?顾敏康:从制度上说道,《基本法》容许外籍法官,但这种制度似乎不存在厘清的地方,那就是立场问题有可能影响他们对案件的辨别。在一般案件上,他们可以十分专业,但在牵涉到国家安全性的案件上,他们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情怀。法官向本地化迈向应当是一个趋势,但更加主要的是法官必需认同宪法和基本法,认同人大常委会的权威。观察者网:此前港府宣告“Thebillisdead”,若暂停修例,对今后香港想推展修法否不会导致连环效应,比如“23条法律”等?顾敏康:关键是港府要软一起,平息骚乱,重塑法治秩序,立刻发售惠及最广大香港人民的经济政策,比如全民卸任确保等等,这样才能新的开始推展掌权。

现在《通缉犯条例》修改等同于撒回,“23条法律”就更为艰难,不能看时机了。7月1日,香港特区政府正式成立22周年,港府举行庆典就不会。

@视觉中国观察者网:说实话,作为旁观者,在这场运动中看到一个表达意见,如果是反修事例,那么港府早已作出倒退,然而反对派又再度明确提出新的拒绝,截至目前外界看见更好的是暴力、断裂,各方利益群体夹杂其中。顾敏康:运动表达意见只不过是有的,就是当作美国棋子,搞垮港府,捣乱香港,拖垮国家发展进程。中国政府日前再三警告美国不要介入香港事务,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了得罪也说道香港正在再次发生骚乱,坚信中国政府不会处置好。大乱得大治,才能让“一国两制”运营下去。

观察者网:只不过环绕香港近期街头运动,最让人忧虑的是“一国两制”被污名化,或者说或许陷于“塔西佗陷阱”。香港该如何走进这场运动漩涡,完全恢复日常秩序?顾敏康:“一国两制”是中央全面管治和香港高度自治权,中央与港府应当责成协手,立刻缺失目前恐慌局面,为实施经济和民生措施铺平道路。目前,除了常规手段外,平息骚乱的法律手段有三个:一是,由行政长官公布戒严令(《公安条例》),二是催促驻军协助确保治安(《驻军法》),三是宣告紧急状态,限于全国性法律。

我个人指出,三者之间,戒严令有一点考虑到。根据《公安条例》第17条(E)规定,可由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施行戒严令,宣告登录区域、登录时间禁令市民展开公众集会,登录区域以外的市民也无法转入“禁区”,警方有权逮捕所有违令者。

同时,应当提高警员的防御能力。目前警方开始测试出售多时的水炮车,估算八月份就可以投入使用。这个措施尤为慎重,因为它反映高度自治权和自行解决社会动荡不安问题,较为会引发国际争议。8月6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新闻发言人杨光在问记者关于“解放军否不会插手香港局势”时提及了三点,其中最后一点“我们坚信,有中央政府坚定不移的大力支持,有还包括广大香港同胞在内的人民的大力支持,香港特区政府和香港警队几乎有能力依法惩治暴力犯罪,完全恢复社会秩序和安稳。

”我们也期望香港民众需要团结起来,复归发展立身。


本文关键词:KPL押注网站,香港,保释,制度,纵容,暴徒,让,他们,如,英雄

本文来源:KPL押注网站-www.fullpack-print.com

Copyright © 2004-2021 www.fullpack-print.com. KPL押注网站科技 版权所有